首頁 - 財經 - 國內

致命超載為何存在?貨車司機眼中的無錫上跨橋側翻:為了賺錢不得不超載…

2019-10-12 16:05 來源: 21世紀經濟報道

  10日,無錫市312國道K135處、錫港路上跨橋發生橋面側翻事故。事故造成3人死亡,2人受傷。

  事故發生之后,一切都在爭分奪秒。

  500余名武警官兵連夜馳援,救援人員徹夜作業,當地醫護人員對傷者緊急救治。目前,重傷的貨車司機尚未完全脫離危險。

  事發當天19時05分,一名37歲的男性重傷員被送至無錫市第二人民醫院。據新華社報道,該男子神志昏迷,病情危重,被初步診斷為重型顱腦損傷,腰椎橫突骨折等,在重癥醫學科接受治療;另一名為輕傷員,神志清楚,初步診斷為頭部外傷,皮下血腫、膝關節損傷等,經處理后病情穩定。

  據悉,兩名傷者事發時均位于側翻橋面上方。據新華社消息,該重傷者是大貨車駕駛員。

  據新華社最新消息,該重傷者目前尚未完全脫離生命危險,仍在重癥醫學科繼續救治。

  最新:事發現場地面道路通車,無錫所有高速收費站安裝稱重設備

  10月12日7:12,現代快報記者在無錫高架橋側翻現場看到,經過搶修,地面道路已經恢復。

  據現代快報,現場救援結束后,市、區兩級交通運輸部門和市武警支隊等單位,共調集20余臺套大型機械,立即進行傾覆橋面的破拆、清理及恢復通行前的整理和準備工作,經過連續作業,錫港路地面道路交通已經恢復。

  今日上午,無錫市政府發布消息稱,從江蘇寧滬高速公路無錫管理處和江蘇揚子江高速通道管理有限公司處了解到,截至目前,包括無錫東、無錫西、無錫北、玉祁、南泉等在內的無錫所有高速公路收費站入口“拒超稱重檢測系統設施”全部安裝結束,并已具備使用條件。

  其中稱,為有效控制超載車輛進入高速公路,從今年7月起,無錫境內的所有高速互通正式啟動入口“拒超秤臺”設備的安裝,現已全部安裝結束。自昨日中午起,在寧滬高速無錫東入口處,“拒超秤臺”設備已鑲嵌在收費入口前方的通道上,與地面平行。

  貨車司機眼中的無錫上跨橋側翻事故“為了賺錢不得不超載”

  從距離上來分,貨車司機從事的運輸工作可分為長途運輸和短途運輸。其中,短途運輸距離大約為200km以下,超載情況也多發生在短途運輸上。“短途運輸超載情況比較多,主要與運價和道路監管有關。”趙興說,長途運輸和短途運輸的運價計算方式不同,長途運輸主要按公里數計算,短途運輸主要按貨物噸數計算。

  貨車司機舉例稱,6×4牽引3軸掛車是貨運普遍使用的車型,這種車標準荷載重量為49噸,按200元/噸的運價來算,短途運輸單程的運費大約9800元,但是如果超載至100噸,按同樣的運價計算,短途運輸單程的運費大約2萬元,比正常標準裝貨的運費多了1萬多元。

  趙興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說,“超載至100噸的貨車很常見,迫于賺錢的誘惑,大多數司機會選擇鋌而走險。”

  頻繁的超載背后,是貨車司機漂泊的生存現狀。“一個人在車上睡,一個人在車上吃,只要不限行,我和車幾乎都在路上。”從事貨運生意已經有18個年頭的胡輝(化名)對記者說,短暫和妻兒團聚之后,他又將啟程從長春到廣州,這一趟至少要半個月。

  無錫上跨橋側翻事故發生后,胡輝徹夜難眠,一直在關注最新動態。

  看到無錫上跨橋側翻事故最新消息的胡輝,決定今年年底轉行,不再做貨運工作。“早就不想干了,每次出發都是未知的,做貨運越來越不賺錢,車也很難賣掉,再繼續干下去可能會虧本。”

  與趙興在物流公司做司機不同,胡輝自己買車自己送貨,主要運送小轎車。據胡輝介紹,自己跑貨運的運價主要是按照裝車數量計算,道路運輸相關規定改制前,他的車可以雙排裝14輛車,改制后只能裝8輛車,總運費幾乎減半。“從長春到廣州,每輛車運價是2100元,8輛車約1.68萬元,除去油費、過路費、更換輪胎等費用,就只能賺4000多塊錢。”胡輝說。

  回顧18年的貨運經歷,胡輝向每經記者坦言,“三至四年換一次車,一邊跑貨運,一邊還車貸,上一輛車車貸剛還完,又該購置新車,在路上各種路況以及突發情況難以預料,家人也因此總是擔驚受怕。”

  從無錫上跨橋上經過的那輛裝滿鋼卷的貨車司機,可能從來也沒有想過像往常一樣的“超載”運貨,竟會遇到這樣嚴重的后果。

  312國道是無錫市北部地區一條主要的過境貨運通道,承擔著往來于上海、蘇州、無錫、常州、南京之間大量的過境貨運交通。

  無錫市審計局網站2007年發布的公告介紹,312國道無錫段擴建工程于2003年9月開工建設,2005年6月建成通車,2005年11月工程交工驗收。

  住在事發地附近的居民王先生稱,晚上8點到10點是312國道上大貨車經過的高峰期,“跟趕集似的,一輛接著一輛。”另一名上下班會從該處經過的市民也證實了這一情況,并稱,據她目測車上裝載的貨物,通常數量不少。

  在事發地周邊,有多個大型鋼材鋼貿市場。一位業主對記者說,市場上運送鋼材車輛超載是常態,但如果遇到大噸位的貨物,都會提醒物流公司不能走高架。從當地的交通路線可以看出,如果從高架下面的地面通道走,會有一個紅綠燈,比從高架直接通行要多耗費3-5分鐘。

  重量大是鋼材運輸中的典型特點,必須使用專用的大貨車,那為何超載是常態呢?

  這是因為,鋼材交易大多是根據重量來支付運費的。因此,對于鋼材物流企業來說,會主觀選擇通過超載以減少運輸次數來增加利潤。通常看,這會有兩種情況:對于20噸以下的貨物,會使用論次,即一次拉送多少錢,但這要講交情,偶爾為之;對于20噸以上的,則會采用計重。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當地鋼貿市場的不銹鋼鋼材中短途運輸,一般市場行情是:論次的價格是200元/次;計重價格是8-10元/噸。對于運輸者來說,每次拉送來回的成本是一樣的,而為獲得更多的利潤,會更多傾向于計重。因此,單次重量越重,則賺錢更多。

  值得關注的是,在公路交通領域,于收費高速在中國普及之前,物流人流主要依賴國道通行。國道會貫穿城市。后期,隨著經濟的發展,特別是城市交通質量提升中,在不改變原有用途的基礎上,對于城市境內的國道,大多選擇通過鋪設高架改善優化交通格局。此時,在接近連接點數公里處,往往會設有交通告示牌,以提醒來往車輛是否需要改道行駛等,對車輛進行分流。

  “一邊是嚴查超載,一邊又要以優良的交通環境為經濟社會發展助力,我們實際工作中也很為難。”10月11日下午,在事故發生地警戒線外圍,駕駛黃色標志交通工程車的一位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他們是從郊區被抽調過來參加搶險的。“現在本地過境的來往車輛很多,檢查站一般都設立在交界的地方,如果按照嚴格意義執行查超載,交通陷于癱瘓的可能性會很大,那會帶來大量居民的投訴。”

  事發后,兩年半前的一篇舊文《無錫的快速內環高架還能用多久》在朋友圈刷屏,該文作者袁雪成是無錫一所中學的語文老師。

  “一旦載重卡車壓壞高架道路,造成橋梁斷裂倒塌等,正在行駛中的小汽車,是無法預知和預防的,必定是滅頂之災!”袁雪成在文章中呼吁大家關注交通安全。

  袁雪成告訴北青深一度記者,此前在寫文章時,他也曾多次打110、市民熱線反映市內環高架上有載重卡車行駛問題,“報警有人接警,市民熱線有記錄和錄音,后來我看到了改善,但是高速路出入口畢竟太多了,總有漏洞,總有人報僥幸心理”。

  袁雪成稱,城市內部的快速路和事發的312國道不一樣,內部的快速路肯定不允許貨車上路。“312國道倒是允許這種車上路,但肯定不能超載”。

  姍姍來遲的提醒

  據北京青年報,一位橋梁建筑方面專業人士稱,在相同載荷下,與雙柱和Y型橋墩相比,事發高架橋獨柱墩橋體在支座處產生的彎矩很大,單柱抗彎能力較小,但是考慮城市空間有限和造價問題,很多地方都采用這種設計。“一旦車輛出現超載,將會使橋墩的偏心彎矩過大,從而導致傾覆。”

  “從目前獲取的資料來看,設計和施工出現問題的可能性較小。很可能是當時的設計比較保守,未必能保證現在的需要”,該人士表示。

  在中國公路學報10月11日發表的《無錫312國道錫港路高架橋傾覆事故分析》一文中,多位相關專家指出,“無錫312國道錫港路高架橋可以初步認定事故原因為嚴重超載和偏載作用下引起梁橋發生傾覆破壞。”

  該文稱,在多起梁橋傾覆事故中,如2009年津晉高速公路匝道橋坍塌,2012年的陽明灘大橋倒塌和2015年粵贛高速匝道斷裂事件,多數為車輛嚴重超載和偏載作用下的橋梁傾覆破壞。

  有從事道路橋梁設計專業的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從現場照片的對比可以看出,事發地高架的設計車輛荷載為55噸,設計通車已超過10年。

  對比發現,事故高架設計采用的是獨柱墩結構(俗稱“花瓶墩”),中間設置了一個支座,但上面支撐的道路有擴大,“根據交通運輸部2018年批準的《公路鋼筋混凝土及預感力混凝土橋涵設計規范》(下稱”新規范“),理論上應該可以設置為2個支座。”上述人士表示。

  采用花瓶墩的好處在于,在經濟發展有限的條件下,在特定的歷史時期,可以有效滿足“經濟、環保、適用、安全”的橋梁設計原則,以得到最經濟的“建設成本”。

  與“老規范”不同的是,“新規范”將近10多年來的新經驗和新研究成果加以補充,比如抗傾覆驗算,就詳細說明了計算原理、計算方法和安全系數的要求。

  由于目前無錫市政府并沒有對外界公布事發高架的設計圖紙,故此無法判斷高架橋是否滿足新規范的抗傾覆安全系數。并且,2004年版的“老規范”對抗傾覆問題沒有詳細明確要求,“如果按新規范驗算抗傾覆都滿足,就與設計方無關。”

  對此,10月11日晚,無錫市政府一位官員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交通運輸部的專家組會組織以權威第三方的名義進行復核。”

  受訪的多個從事道路橋梁設計人士指出,從實踐看,超載車對橋梁的損傷是不可逆的,這是原本設計使用壽命50年的橋梁使用20-30年就成為危橋的根本原因,“如果不系統性解決貨車超載問題,每年的橋梁維修養護費用是巨大的。”

  上述人士指出,當前,地方政府應當及時參照“新規范”,對城市歷史上建設的高架進行驗算,特別是重新驗算獨柱墩結構的抗傾覆問題,對于不滿足安全系數要求的,要針對不同的結構加以改造。

  據媒體報道,在此次事故的遇難者中,有一對年輕的母女,女兒正在上幼兒園,母親在幼兒園上班,事發路段是她們每天回家的必經之路。另一位遇難者是一位老家在四川的單身父親,當人們將出事的車牌號,告訴他正在上初三的女兒時,小女孩幾乎無法站立。

  一些提醒姍姍來遲,11日下午,一家鋼材類資訊網站發布消息稱,事故周邊路段多家鋼材企業現已發布“關于提貨車輛裝載要求”的通知,要求車輛嚴格按照國家標準作業,“嚴禁超載”。

  交通運輸部曾建議將嚴重超載“入刑”

  按照現行交通違法記分分值規定,駕駛貨車載物超過核定載質量未達30%的,一次計3分;駕駛貨車載物超過核定載質量30%以上或者違反規定載客的,一次計6分。從上述內容看,超載30%一般被認為是區分不同等級超載的一條“紅線”,超載超過30%,處罰就會更加嚴厲。

  針對超載現象仍難以完全禁絕的原因,城市智行信息技術研究院院長沈立軍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分析稱,雖然出臺了治理超限超載的各種方案,但這畢竟涉及多方利益,各地情況差別較大,有些地方尤其是資源輸出省份,陸路運輸是其主要的輸出方式,這也導致運輸成本居高不下,司機和企業要控制成本賺取利潤就會產生超限超載的強烈沖動,對此地方政府很難做到全面禁絕。

  沈立軍表示,要從源頭上解決超載問題,最主要的是完善和調整車輛通行費征收計量標準,修改公路收費等辦法,降低運輸成本,優化運輸結構,這樣才能治標治本。

  記者也注意到,此前,職能部門也曾建議有關方面可考慮將嚴重超載行為“入刑”,力求對在各類道路上行駛的嚴重超載車輛“零容忍”。

  例如,2016年末,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五次會議舉行聯組會議,交通運輸部負責人就在應詢時表示,建議將貨車嚴重超限超載違法運輸行為入刑,提高違法成本。參照國外成功治理的經驗和國內對酒駕治理的成效,建議要加快研究推進將貨車嚴重超限超載違法運輸行為列入危險駕駛罪的范疇,追究有關人員的刑事責任,提高違法成本,形成強大震懾力,遏制嚴重超限超載違法行為。

  這些謠言要認清

  據現代快報報道,無錫交警支隊錫山大隊副大隊長馬燕清介紹,事發地是312國道及228省道的交界處,確實對交通形成比較大的影響。

  對于群眾關心的事發原因,現代快報記者在現場也得到了初步答案。“當時兩輛載著鋼卷的車一前一后通過橋面,一輛裝了六卷,一輛裝了七卷,每輛都是裝載的上百噸。超載是肯定,而且是嚴重的超載!”馬燕清介紹,兩輛超載車其中一輛先行通過,第二輛車通過時發生了事故。兩輛車屬于無錫同一家運輸公司,目前兩名司機已經被無錫公安控制。

  馬燕清表示,當天看到事故很震驚。“大家都不希望看到這樣的事情,按照正常的他(司機)也不會去走高架,當天不知怎么會去走高架,可能就是害怕地面有警察。我們日常也比較重視這方面管理,日后我們會繼續加強這方面管理、源頭還有整治。”馬燕清預估,現場斷橋修復最快也要一個月時間。

  今天凌晨零點,@無錫發布發布了一則“這些圍繞無錫高架橋側翻事故的謠言,我們必須說清楚”的消息,辟謠了四則謠言。

  謠言1:事故發生后,網友紛紛表示并祈禱,希望傷亡人數越少越好。然而,卻有人故意對傷亡人數進行造謠。

  真相:11日凌晨,通報明確,事故共造成3人死亡,2人受傷。

  謠言2:10日晚8時許,在救援工作正緊張進行時,網上流傳出一張事故救援現場的微信截圖,并附有“手表是理查德米勒”、“一個地級市的公安局長,帶四百萬的手表,估計是忙的沒記得摘下來”等謠言。

  真相:當地警方立即開展工作,并將發帖人顧某(男,32歲,無錫人)、李某(男,39歲,興化人)等人傳喚至公安機關。經審查,顧某、李某等人交代在微信群內看到一張救援現場的照片后,為吸引眼球,編造上述謠言并發布在不同微信群內。11日上午,無錫市公安局新吳分局發布《警方通報》,對案件進行了通報。目前,該案件正在進一步辦理中。

  謠言3:網上出現了“四車總重400余噸”壓垮高架橋的消息,引發了輿論關注。

  真相:11日9時,江蘇網警在官方微博做出辟謠:網傳“四車總重400余噸”系2012年哈爾濱“8·24”高架橋交通事故一事調查結論,與本次無錫事故無關。

  謠言4:部分媒體刊登了題為《突發!無錫一高架橋坍塌,設計單位為上市公司蘇交科》的相關報道。

  真相:11日早間,蘇交科在深圳證券交易所發布澄清公告稱,經核實,報道所稱事故橋梁的設計與公司無關。公司將持續關注和跟進前述媒體報道相關事宜,將根據事態的發展,保留采取進一步法律措施的權利,維護公司正當權益。隨后,中設設計集團在上海證券交易所發布澄清公告稱,10日江蘇省無錫市312國道K135處、錫港路上跨橋發生橋面側翻事故,經該公司自查,該橋的設計、施工、監理等事項與中設設計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無關。

  警方提醒:網絡不是法外之地,請廣大網民理性辨識,不造謠、不傳謠、不信謠。對編造謠言進行網絡傳播、擾亂社會秩序的行為,公安機關將依法嚴肅查處。

(文章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 風險提示:以上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股市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
( 轉載聲明:本網部分文章或圖片來源于公開網絡資料,本網轉載使用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供人學習之目的。如轉載涉及版權方面的問題,請作者及時與本網聯系,本網將按法律規定以及時刪除或者采取其他方式妥善處理。)
約牛股票App下載
約牛股票APP下載 約牛股票APP下載
約牛股票APP下載
客服電話

客服電話

010-81912297
返回頂部

返回頂部

約牛股票APP下載 不再提示×
双色球红球计算视频